留学生在疫情中青睐哪些“二手宝贝”
2020-09-15 18:54

  本报驻美国、德国特约记者 田秋 青木

  “二手淘金”一直是留学生充实生活的一项重要活动,由于一人孤身海外,也没有工作收入,为了节省开支,大多数留学生都需要从老生、跳蚤市场或网络社区购买大量二手家具和日用品。在疫情当中,有一些平时不太起眼的二手货一跃成为留学生的抢手货,有些是为了方便在家上远程网课,另一些则是为了丰富室内生活。

  在美国加州一所知名大学读书的王同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二手打印机在疫情期间迅速成为留学生的“香饽饽”。“学校的图书馆和院系办公室一般都有免费使用的扫描仪,即使是学校打印中心的付费打印价格也很便宜。由于打印机和扫描仪这类产品价格昂贵,毕业的时候也不方便带走,所以留学生一般都不会买。但是现在校园关闭了,只好购买这些东西。”同样,在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留学的成同学也表示,打印机和扫描仪成为疫情期间留学生的必需品,“大学的学生服务站点大多关了”。

  教科书是在国外留学的一大笔开销,通常来说,一本正版的教科书可能几十到上百美元不等,涉及科技或最新版的书籍甚至可能达到几百美元。若干年前,二手教科书也是留学生的抢手货,但近些年电子书的发展令实体书的需求下降。然而,在疫情当中,电子书的购买量上升导致价格飙升,二手实体书重新成为留学生的热门选择。

  “以前大部分工具书都可以在学校图书馆使用,疫情期间图书馆基本关闭,虽然开放小部分借还书的业务,但大型工具书也不在出借的范围。”目前在美国进修文学的刘同学告诉记者:“我经常在学校图书馆免费使用一本几十美元的辞典,现在在亚马逊上的价格已经涨到300多美元,不知是否是疫情期间大家抢购的缘故。因为负担不起纸版书的价格,我只好花100多美元购买了电子版,但是电子版也很昂贵,并且使用体验没有纸版好,如果能够买到二手书是最理想的。”除此之外,为了保证网课质量,许多学生还更新了网络设备和降噪耳机等,增加了不少开销。

  疫情不仅改变了留学生的学习,也改变了他们的课余生活。在德国洪堡大学就读的张同学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许多德国人近来在家里流行搞装修。留学生整天待在家,也想美化一下房间。

  在这些生活用品中,除了必须的日用品,新晋二手热门则是保持身体健康的室内锻炼器材或辅助工具。经过半年的网课,许多留学生的身体开始出现小问题,电脑升降桌、肩颈按摩仪、室内锻炼器材一度脱销。王同学今年在网上的二手论坛出售了一个电脑升降桌,几分钟内就收到了几十个回复。“疫情期间大家都在家上学上班,很多人的颈椎出现问题。我的这款升降电脑桌在商家那里已经断货了,非常抢手。200多美元的价格并不便宜,但还有同校的留学生愿意加价或是预付定金购买。最后,一个表示自己腰部有问题的印度同学非常热情,他急需升降桌,最终以比我所标价格再加25美元成交,这是原来从没有过的事情。”

  在布鲁塞尔大学学习的丁同学称,室内健身用品几乎成为留学生在疫情期间的必需品。很多人买了哑铃、跳绳、瑜伽毯子等室内锻炼工具。此外,买自行车、滑板等代步工具的留学生也增加不少,减少公共交通的感染风险。

  疫情期间留学生交易二手货的平台主要包括中国留学生的微信群、美国网上大型免费分类广告网站(如Craiglist)、“脸书”上的二手交易论坛,以及eBay等二手网店。一般来说,从以留学生为主的社群购买价格比其他平台价格更低。同校学生因为住得比较近,取送也更加方便,可以节省运费。

  张同学介绍称,在德国每隔一两周,都会有一些家庭在法定日期处理大件垃圾,把自家不用的各种大型家具和家用电器放在门口,如桌椅、书架、衣柜、沙发、地毯、电视机、冰箱、洗衣机、整体灶具、床垫、自行车、电脑等,这些物品大多仍可以使用。留学生如果需要,可以直接把这些物品带回家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旧货交易也有一定风险,比如有些同学购置的电子产品不能使用,最好能够看卖家先演示再付款。另外,在疫情期间购置回家的旧货,一定要做好清洁消毒。

  实习编辑:陈甚男  责任编辑:赵润琰